石头城堡看门大爷

永久性地梦游在一片迷雾森林。
草稿箱。

#论我是如何入坑的?!#

爱死初版法语音乐剧《罗密欧与茱丽叶》了

每一个角色都太棒了!太!棒!了!(语无伦次)

Romeo一出场时我整个人都是一个大写的迷妹……侧颜逆天,声音好听,太符合我心中Romeo的形象了。与Juliet在神父面前结婚时的那微微一笑简直迷人到没有我_(:3」∠❀)_

Juliet是除了1968版以外我最爱的一版Juliet……人美声音好,出场柔光撒在她的红裙金发上,她抱着白色的枕头,一脸少女的忧郁青涩与浪漫,美的惊心动魄Σ(|||▽||| )

重点是歌曲!每一首歌都抓住了我的心(ಥ_ಥ)

尤其是“阳台”那一幕……天知道我读莎翁原著时就最爱那一段!虽然是冗长的大段情话念白……但……根本没法抵挡在树影婆娑掩映着的的阳台下深情说着“东方亮起一道光……Juliet是我的太阳”的Romeo好吗!无论是情景还是念白都是光让我想起来就无法呼吸_(:3」∠❀)_

这一段在音乐剧里完全没让我失望啊!前奏一响起来,底下“阳台”的字幕一出来,Juliet趴在阳台上唱出那一句“我要向哪颗星星,哪个上帝,去偿还在他眼中看到的爱”,我的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……一身鸡皮疙瘩。

写到这里再次确定了,最爱《Le Balcon》,没有之一。

除了这一段,奶娘,卡爸和班伏里奥的独白都让我哭瞎了……

对,说到Benvolio,我真的好喜欢这版的小金毛Benvolio啊,就是蜜汁喜欢Σ(|||▽||| )

大概是一脚滑进音乐剧的大坑了吧。(躺坑底.JPG)

来年陌生的,是昨日最亲的某某。

听《最佳损友》时听到这一句忽然就鼻子酸,自己都觉得自己忒矫情。

可是还是会偷偷难过,一张张熟悉的脸从我眼前掠过,都是旧日里最温暖,如今陌生的你们呀。

杂谈.1

是不是有许多人都是因为博尔赫斯,才发现了西方诗歌的美?

至少我就是这样。

在博尔赫斯之前,我对外国诗歌的印象还停留在威廉惠特曼,拜伦,雪莱和泰戈尔身上。

然而那一句“我给你瘦落的街道,绝望的落日,荒郊的月亮,我给你一个久久地望着孤月的人的悲哀。……我给你一个从未有过信仰的人的忠诚”瞬间击中了我。

我拿什么才能留住你?

当我看到街道、落日、月亮、大理石、书、黄玫瑰,
当我想到寂寞、黑暗、饥渴、困惑、危险、失败,
以及我周边的一切的一切的时候,
我都会想用他们留下你,
虽然我知道,
你不会留下。

这应该是一段求而不得的爱情,他把自己世界里的一切都与她联系在一起。如此宏大辽远的背景,如末日般的沧桑,又如迷宫般的令人着迷;如战士般的忠诚坚定,又如浓雾般的令人无力。

他写的是如何极力地去爱,然而,展现出来的却是一种无法被爱的苦涩。

而在他的另一首诗《离别》里,有这样一句:

“我的爱人与我之间必将竖起
三百个长夜如三百道高墙
而大海会是我们中间的魔法一场。”

总让我想到另一句诗:所爱隔山海,山海不可平。

他在《蒙得维的亚》中写道:

黎明之光,它送出的早晨向我们走来,越过甘甜的褐色海水
在照亮我的百叶窗之前,你低低的日色已赐福于你的花园。
被听成了一首诗的城市。
拥有庭院之光的街道。

极尽的温柔缱绻,如同低缓的男声在你耳边轻轻歌唱着民谣。

除去情诗,博尔赫斯的诗还有其他一些明显的标志,比如这首《你不是别人》:

你怯懦地祈助的
别人的著作救不了你
你不是别人,此刻你正身处
自己的脚步编织起的迷宫的中心之地
耶稣或者苏格拉底
所经历的磨难救不了你
就连日暮时分在花园里圆寂的
佛法无边的悉达多也于你无益
你手写的文字,口出的言辞
都像尘埃一般一文不值
命运之神没有怜悯之心
上帝的长夜没有尽期
你的肉体只是时光,不停流逝的时光
你不过是每一个孤独的瞬息。

如何寻找自我的意义?从别人的书里?从远古圣人地口中?从神明的长夜中?不,你只是你,人类只是生活在线性时间中,孤独无常。

迷宫花园,镜子沙漏,宿命论,这些都是博尔赫斯常用的意象,他的标志。他的经历与家族眼盲的疾病,让他早早洞悉了世情百态,然而他的作品,无论是诗集还是小说,却从来不乏对生命的热爱与虔诚。

他天马行空,他不拘一格,他率性洒脱,他遗世独立。

他的心中,有另一个流光溢彩的世界。

今天学校的天空蓝到发光(●✿∀✿●)

很不能理解有些谈控,到底是抱着多大的恶意去揣测素还真和一切喜欢他的人啊。

酒后茶

这只是草稿
素还真中心向
时间大概在很久很久以后吧(喂
脑中突发的梗,尽量写完
lo主小学生文笔,啰嗦废话多,可能有ooc,慎点
随便写写,大家随便看看就好

我第一次见到那个人时,是在一座闹市中的小茶肆里。

那是个普通的茶肆。来来往往熙熙攘攘的人们,吆喝着的小二,茶香酒香弥散,一幅繁忙的烟火人间景象。但打我进店起,一眼看到的,只是那个坐在窗边角落里的人。暗色斗篷隐了他的身形,宽大的兜帽遮住了大半张脸,桌子上只有一壶酒,一杯茶,他左手握着茶杯,手指摩梭着杯沿;右手手挽莲花拂尘。零散的的阳光打到他的身上,隐在兜帽下的发梢似乎闪着银光。

奇怪的修道之人。看起来很有来头?我暗自评价道,眼睛却不由自主地盯着他看。我一度以为,一眼看到他,源于我身为一个说书人引以为傲的直觉。毕竟,说书人嘛,最重要的不就是故事么。直觉告诉我,这个人身上会有我想要的故事。

然而后来,我才觉得,这不是我的直觉。有些人,就是有那样的气场。单单坐着,也有让你移不开眼的本事。

……也许,也可以用“缘分”来解释。

不过这都是后话了,暂且不提。

我暗中观察了几日。这个人每日黄昏时分踏着寥寥余晖而来,饮完茶酒便走。我盘算着,是上去直接搭讪呢,还是制造一场美妙的“邂逅”?

难不成直接坐到他对面,兄弟,我看你是个有故事的,不如跟我讲讲你的经历?

……哎呀,多么俗套的开头,这样不好,不好。唐突不说,万一吓跑人家了呢?

事情的转折发生在几天后的一个黄昏。

我懒散翻着《东坡诗话》,偶尔抬眼瞅瞅那人身影。正读到“天爱禅心圆似月,故添明月伴清光”一句,忽闻对面落茶声。我抬眼,那身披斗篷手持拂尘之人赫然就在眼前。

哦,顺便还把他的茶和酒带来了。

我愕然,瞪大眼睛结巴道,这,这位……话到嘴边却又不知如何称呼,只好看着他的拂尘,顿了顿才又道,道长?

道友不必惊慌,劣者并无恶意。那声音低低的从兜帽下传来。只不过劣者想知道,阁下看了劣者这么多天,意欲为何?

说着,他抬起头。

我的呼吸跟着一窒。

岩岩若孤松之独立,巍峨若玉山之将崩。

娘亲……我是看到了神仙吗?

tbc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我再啰嗦两句……
其实早就想写这种通过第三人的视角来看这段历史片段了,可惜自己笔力不济,写不出那种世事沧桑感QAQ
写完我才发现主角说书人根本就是个痴汉好嘛!!迷汉属性不要太明显!为毛会这样(抓狂

日常存梗。

春有百花秋有月,夏有凉风冬有雪。若无闲事挂心头,便是人间好时节。

复习时突然看到这句诗有感。
双月友情向,时间大概是谈谈退隐后。

突发奇想&存梗。
霹雳布袋戏crossover Doctor Who
我知道我脑洞连着黑洞,毕竟这俩画风都不同2333
有时间就来写。